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秦淮河大坝“肚子”里开餐厅,他们怎么敢?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01 01:43   来源:未知   阅读:

来源:长城网

●特约评论员 方失语(江苏)

秦淮河是长江下游右岸支流,由东向西横贯南京主城。汛期防洪形势严峻,但南京市江宁区杨家圩市民公园旁的秦淮河防洪大坝被向内挖空十几米,多家餐厅、酒吧在大坝“肚子里”营业。在媒体对此事报道后,水利部已派员核实,当地纪委监委介入调查。而涉事餐厅、酒吧25日已经停业并进行拆除。

工作人员正在拆除门帘标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作为一名住在秦淮河边的写字人,我无法掩饰对于“秦淮河大坝里建餐厅”的诧异和惊惧。我视大坝如防线,你却“钻营”如儿戏。他们怎么敢?

在坝体内部建酒吧、餐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南京市防洪堤保护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更是规定,在堤防和护堤地,禁止建房……以及开展集市贸易活动。强调: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口吻之严厉,令人印象深刻。法律法规如此健全,规定如此细致,何以依然发生“坝内商业”之怪状?

无疑,有法不依,习惯性熟视无睹,怪状也就形成了。

试问,如果不是今年多地防汛形势严峻,大坝安全被历史性地置于公众视线中,这件事还会被强烈关注并立即有下文吗?要知道,早在2014年,南京本地媒体就报道过相关情况。

有必要追溯一下事情经过:2011年开始,南京江宁城市建设集团实施了杨家圩片区景观绿化工程。但该工程仅办理了立项,而未办理规划、国土、水利等相关部门的审批手续。2012年,江宁城建集团又对原4.5米宽的堤防进行拓宽,在原堤防堤脚处用混凝土浇筑防渗墙,并依靠防渗墙建了5间总面积约4500平方米的管理用房。

然后这些管理用房就神奇地租赁出去了,尽管“违建”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好一个摇身一变,好一个“暗渡陈仓”!

2014年,此事被媒体曝光后,江宁城建集团承诺将“责令施工队暂停施工等相关手续完善以后再重新开工”,但事实上,此中问题延宕至今。

此事性质,分明是相关单位为向大坝要经济效益,而不惜“另辟蹊径”,“带病”上马。这是典型的短视、乱作为,是典型的监守自“肥”。而这么多年下来,当地相关部门难道对此就一直“看不见”?事情无可遮掩了,才如梦方醒,急忙整改,未免可笑。河坝无声,岂能欺辱如此?民众生命安全重于泰山,岂能谈笑之间就给遗忘?

因此,对此事必须一查到底,严厉追责,不仅要“鞭挞”相关城建单位的任性而为、知法违法,看看到底有何“背景”使得违建如磐石,还要追问相关监管部门的失守之责。法律法规唯有严格执行才有价值,对毁损大坝的“无畏”之举必须打击到位,否则何以警示利欲熏心者,何以告慰民众?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水利部在全国部署开展的河湖“清四乱”专项行动,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明确了清什么、如何清的整治标准。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清理整治河湖“四乱”问题13.7万个,“清四乱”专项行动取得明显成效。成绩背后也凸显了既往乱象的普遍性、严重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令人深思的是,这些问题的堆积,正是一次次视而不见、漫不经心形成的。河湖美丽,但并非唐僧肉,亦非钢铁侠,一次乱来,造成的是永久的病痛。此时所谓的整改,怎能保证让伤痕累累的河湖堤坝一键回到“出厂”状态呢?真是疮痍有多惊心,任性就有多可怕、可恨。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不仅要有严厉事后整改、追责路径,更得有露头就打的决心和手段。



上一篇:大众宝来拼了,全系直降3.2万,太空漫游提新车,感觉 下一篇:没有了